重慶晨報訊 (記者 傅祖洪 見習記者 張旭)昨天上午,19歲的王強沒有歸隊!昨晚,王強躺在石柱土家族自治縣殯儀館里,戰友們悲痛地陪伴著他,為他守夜!同樣悲痛的,還有王強的父母,他們還在從湖南常德趕往重慶石柱的路上。
  現場一側是懸崖
  據氣象部門的資料,石柱本月以來僅17日、18日兩天無雨。前晚到昨天上午,石柱更是普降暴雨。
  “這是今年最大的一場暴雨,平時在河邊經營的燒烤攤,一夜之間就被水沖走了!”家住石柱消防大隊旁的張先生說。
  昨天上午8點多,石柱消防大隊接到群眾的報警電話:中益鄉龍河村春光組一個碎石場被洪水圍困成孤島,一名值守人員夜間未及時撤離,隻身被困孤島上。
  消防大隊派出雙慶消防中隊8名消防官兵奔赴約58公裡外的現場,10點21分抵達現場就立即投入營救,一同抵達的還有一輛應急的120急救車。只見滾滾河水將原本呈半島狀、平時可蹚水前往的碎石場,圍成一個幾百平方米的孤島。經瞭解,受困的男子姓王,30歲,前晚沒發現河水陡漲,昨日醒來才發現陷入險境。
  孤島距岸邊超過十米,公路就從岸上通過,公路另一側是陡峭的懸崖。
  還有半年就退伍
  根據以往的營救經驗,消防官兵選定了一處距離被困者最近的岸邊,計劃用拋繩槍實施營救。官兵們停好車後,王強和兩名戰友跑到車右側,準備打開拉閘門取器材。
  突然,公路邊陡崖上一塊直徑約1米的岩石呼嘯而下,砸中了王強戴著頭盔的頭部後,又將金屬拉閘門砸出一個大窟窿。
  “我就在王強的側邊,也有一塊拳頭大的石頭砸中了我的腦袋,我也戴著頭盔,我沒有事。另一個姓姚(音)的戰友也沒事。”同行的戰士小譚一臉悲痛地說,“我們抱起地上的王強,他的頭盔被砸壞了,耳鼻嘴都流出血來。和我們一起來的救護車正好已調過頭來,我們立即將王強抱上救護車送往醫院。”
  石柱消防大隊立即派出另一隊官兵帶著救援器材趕到現場,直到18時10分,才將受困的碎石場員工救了出來。但上等兵王強卻再沒醒來。
  王強來自城市家庭,系獨生子女,2012年12月入伍,他原本今年11月就要退伍。
  昨晚,重慶晨報記者與石柱縣中益鄉鄉長張志鑒取得了聯繫。對於消防戰士王強的犧牲,張志鑒表示:“鄉裡人民都很感謝他們。”
  市公安消防總隊和石柱縣委、縣政府對此高度重視,成立了善後領導機構,全面做好善後工作。公安部副部長劉金國接報後立即批示,對因公犧牲的王強同志表示沉痛悼念,對其家屬表示誠摯慰問。
  昨晚10點,石柱消防大隊官兵拉響警報,為王強送行。
  戰友回憶>
  他個子小脾氣好,最喜歡唱《老男孩》
  得知王強犧牲的消息時,25歲的李定存先是愣了一下,隨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作為合川區特勤消防中隊的一名消防戰士,他和王強度過了在重慶消防最初的兩個半月——他是王強的新兵連班長。
  他說:很喜歡部隊的生活
  2012年12月,作為一名新兵,王強從湖南常德踏上了來重慶的徵程。重慶消防新訓4連的指導員殷位在常德火車站接到了他,如今,殷位依然記得這個個頭不高的年輕娃娃。
  到了4連4班,和王強接觸更多的,則是和他同班的戰友。4連4班的班長,就是大他6歲的李定存。
  李定存說,王強的個頭不高,不到1米65,算是全班10個人中比較矮的,由於他年齡比較小,大家都很照顧他。
  “他話不多,但要是問起,也會說不少。”李定存說,王強喜歡聊自己的家鄉,經常說自己很喜歡部隊的生活,“給他的家人打電話,說的最多的就是部隊好。”
  他練:高燒40℃依然堅持
  這個個頭不高的戰士,卻在訓練中從來不打退堂鼓。“他身體不太好,經常發高燒,卻堅持訓練。”李定存說,有一次王強高燒40℃,已經有些迷迷糊糊的了,卻依然堅持完成了訓練。
  除了訓練刻苦,對於不懂的地方,王強總是見人就問。“他問過我,也問過副班長。”李定存說,“他會笑著詢問,笑著感謝。”
  事到如今,李定存依然記得這個小個子的戰士,記得他脾氣好,從不和人結梁子,永遠把堅持訓練擺在第一位。
  他唱:《老男孩》最拿手
  訓練之餘,王強喜歡和戰友們打臺球,還喜歡唱歌,最拿手的就是筷子兄弟的那首《老男孩》。
  “他年齡小,唱這首歌我們會說他還不老。”《老男孩》唱出了老男孩們的滄桑感,與年紀輕輕的王強不那麼符合。但每當熟悉的樂曲響起,王強的哼唱總會帶起大家的和聲。
  2013年2月,兩個半月的新訓結束後,4連4班也解散了。那天,大家唱著《老男孩》,紀念這段難忘的新訓:
  看那滿天飄零的花朵,
  在最美麗的時刻凋謝,
  有誰會記得這世界他來過……
  他喜歡玩游戲,尤其是DOTA
  昨天上午,還在四川休假的申建提前踏上了返回石柱縣消防大隊的徵程。火車站和汽車站工作人員告知,回程票已經售空。得知媒體記者要去石柱採訪,申建急忙打電話聯繫——無論如何,他都要趕回去送“強哥”最後一程。
  “昨天一早,我還和他通了電話。”申建是石柱縣消防大隊的通訊兵,也是王強的師傅和前輩。兩人在大隊的通訊室里,已有一年多的時間。“他比較靦腆,大家都開玩笑叫他強哥。”作為通訊兵,不但要有體能,還必須有協調和應對複雜現場的外聯能力。因為身體原因,19歲的王強從戰鬥員序列調任通訊兵崗位,一直任勞任怨,遇事總是主動承擔。
  作為90後,王強和其他年輕人一樣,喜歡玩游戲,尤其是天天酷跑和DOTA。不過,當上消防兵,這些游戲都只有在他放假的時候才能碰一碰。本版文除署名外/重慶晨報記者 王梓涵 譚遙  (原標題:警報長鳴 為戰友送行 )
創作者介紹

門徒

pt57ptzb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